六合彩搅珠时间

2019年01月18日 17:04 来源:新浪新闻

  中国高校人工智能人才国际培养计划也在今年4月启动。按教育部规划,5年内在国内高校培训至少500名AI专业教师、5000名AI专业学生,以打造全球最大规模AI人才批量培训计划。

人工智能在未来是否能代替人类的部分工作?在互联网高峰论坛上,大师云Ai的徐晨表达了他的观点:想象力和创造力将不再是人类的专属,人工智能也将从互联网领域跳出来,遍布人们生活中的每一个场景和细节。人工智能在创造力方面讲超越人类,大数据对于广博知识来源的优越性,带给了持续性机械学习、发散性思维、逻辑归纳能力等方面,Ai都将超越于人类的水平。

生物识别技术已进入了大规模应用阶段。过去几年里,很多人出门开始习惯不带钱包、不带现金、甚至不带身份证,而未来,依靠活体技术进行身份识别和认证,数字身份将成为新一代的身份识别方式。2019年将开启人类和Ai深度合作的新起点,图像和语音合成技术也只是常态的基础人工智能能力,在大数据处理和自动驾驶等领域会造就更多的Ai产品。换句话说,在城市里,会说话的公共配套设施将会越来越多,具备独立思想和自我意识的机器人也将被研发出来。人工智能应用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方式了,从计算机视觉的问世到今天,Ai产品已经不再属于互联网,它已经拥有了自我意识,并能做到和人类一样自我思考、交流、学习、互动。
先前,徐晨也表示思考过《终结者》是否会发生到现实生活中,它潜在的危险构成严重的威胁性。但也要从宏观角度看待Ai辅助系统给人类带来的便利。全新的物联网生态将“智能”与“现实”链接在一起,“机器人统治世界 “有些心理学研究表明,人就是有因果模式(pattern)的,人是从因果模式进化而来的。我们该如何想象让机器去进化出这些东西?所以侯世达很怀疑现在的人工智能。虽然如今人工智能很火,而且在社会上应用得很广泛,但我想说,那种应用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工智能,而是大数据应用的一些方式。在我看来,‘人工智能’这个名字名不副实。侯世达想要做‘真正的人工智能’,因此他必须自觉地与现在做人工智能的人保持距离。这是因为他们对自我的理解、对人的理解是非常不一样。人不是一个算法,这是侯世达一个很核心的观点。” 梅剑华说。
自我是不是一种幻觉?自由意志存在不存在?意识是什么?如果人只是一个纯粹物理性的存在,那所有的道德、情感、伦理和美该如何解释?想要做出侯世达眼里“真正的人工智能”,即一个跟人类一样的人工智能,就必须要解释以上的难题。在“人工智能威胁论”甚嚣尘上的今天,这种反思显得非常必要。我们在设计人工智能的过程中,也是一个不断发现和认清自我的过程。
1月6日,曾写过 “神书”《哥德尔、埃舍尔、巴赫——集异璧之大成》的作者侯世达的新书《我是个怪圈》,在中信书店芳草地店举行了新书发布会。在会上,首都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梅剑华、果壳网的联合创始人小庄和中科创南的CTO、高级副总裁邹鹏程一起谈了谈作者侯世达、人工智能与生命和人类意识的秘密。
《我是个怪圈》,作者:侯世达,译者:修佳明,中信出版集团 | 湖岸,2019年1月
“现在的人工智能走在一个错误的道路上”
梅剑华认为,侯世达不能算一个严格意义上的哲学家,但是他的著作在哲学家中激起了强烈的反响。他的作品融汇了科学和哲学。他经常谈到哥德尔定理。假如要简单地用一句话去概述什么叫哥德尔定理,那就是“可证的不完全,完全的不可证”,即如果一个系统是可证的话,那么这个系统就不是完全的,肯定有漏掉的真理不能被定理表述出来;反过来说,如果这个系统是完全的,那么这里面起码有一个真理我们是证明不了的。
在梅剑华看来,这就是侯世达远离当下的人工智能研究的原因。侯世达认为,我们现在谈论的人工智能和“真正的人工智能”有很大区别。人可以发现一个形式系统里面不能证的东西,然后可以判定这个系统是不完全的,但是计算机却发现不了。侯世达认为,现在的人工智能走在一个错误的道路上。
侯世达
所以,侯世达并不是一个人工智能研究者,而是一个认知科学家。他在漫长的研究中发现,大家现在做的人工智能,不论是机器学习还是深度学习,都是数据整合,在根本就是算法。而我们的大脑是不能被算法所穷尽的。不能被穷尽的东西有很多。比如说,我们的意识,我们的感受,都不能被穷尽。说得更根本一点,算法连我们的因果评判能力都不能穷。偃醯囊馐抖疾恍。这样如何让机器学习做因果推断?这是不可能的。但小孩就能很快学会。比如说,小孩偶然间碰到火会“烫”,那下次他自然而然就不会去碰火。这是因为人有因果模式,并不是算法。
自我是一个幻觉?
那么,侯世达是如何理解意识和人的呢?我们通常认为人有两个部分——身体和心灵,或者更古老的说法叫灵魂。我们称之为身心二元论。这个立场也是哲学界的主流立。蘼凼侵泄糯故俏鞣蕉加姓庵至椒址,比如说,我们的灵魂最终会升向天空,或者是灵魂转世。但是,如果我们接受科学训练,或去读一些当代自然主义的作品,或当代的心理学、神经科学的作品,我们可能会得到一个相反的观念:人就是一个物理的存在,一个功能体,除此之外什么都不是。你所有的道德、情感、伦理、美都是源自这个东西,没有一个独立的心灵去为它承担解释。
当然,知道这个真相是很残酷的,所以很多人要守护我们的心灵,给人类留下最后的空间。梅剑华提到,昨天下午他刚在中国人民大学就这个问题争论过一次,他系里的同事叶峰老师是一个很强硬的物理主义者,和侯世达的观点非常一致。他说这个世界上唯一存在的就只是物理系统,其他所有东西都是派生的。“实质上成为一个物理主义者,或者是一个没有自我感觉的人的日常生活是非常平静的。叶峰老师就彻底无我,他把他所有关于项目的经费全都捐给我们去做很多学术活动了。他真的永远没有情绪,只有理性。”梅剑华调侃道。
所以,按照侯世达和叶峰的理解,自我是一个幻觉,实际上没有大家所认为的自我。这个观点其实比较像佛教,佛教最后也是要去掉“我执”。所以,当代心理学、心灵哲学和印度哲学,佛教有很多接轨的地方。很多人会讨厌这种说法,假若自我是一种幻觉,人实际上是没有自由意志的,这听起来很难受。但这就是哲学家的“求真强迫症”,他们想要向世界揭示这样的真相。
《哥德尔、艾舍尔、巴赫——集异璧之大成》,作者:侯世达,译者:严勇、刘皓明、莫大伟,出版社:商务印书馆,1997年5月
如果说自我是一个幻觉,那么活着的意义何处安放?如果说自我是一个幻觉,那我们的道德、伦理从哪里来呢?我们除了大脑里几亿个神经元的活动之外,实际上没有更多的东西,那么我们的选择和决定不就可能被预测和把握了? 
梅剑华认为,可能有很多人因此会认为,自我是我们不能放弃的最后一个精神领地。但事实上,自我实际上是我们自己建构起来的幻觉,我们当然可以去把玩这种幻觉,只是这种幻觉对我们的生存来说有好多用处。
但梅剑华要补充的是,“自我是一种幻觉”绝不是心灵哲学的主流。实际上,有很多观点是反对它的。其中侯世达的学生大卫·查尔默斯就坚定地反对这种观点。他是一个反物理主义者,他要为意识和感受留一个余地。他不认为我们的心灵或所有的意识必须依附在物理上,因为我们并没有“最终的科学”。神经科学、大脑科学,远远没有到我们能够搞清这个问题的地步。
其次,查尔默斯为自己说法提供了一个论证,这个论证就是所谓的“僵尸实验”。我们通常会认为我们的心灵和物理之间是没有隔阂的,它们的关联是本质的、必然的,永远拆散不了的。但我们可以设想,完全可能存在着一些“哲学僵尸”,它和人类在外形和行为上一模一样,我们可以通过给它植入芯片来植入记忆。但是,这样的僵尸会有“内在层面”吗?比如说,我们现在在说话,我们能感觉到自己坐在这说话,因为我们有一个“内在层面”,可是僵尸没有。若是这种僵尸可能存在的话,那么这就表明心灵层面和物理层面是可以互相分离的,这也就表明,侯世达和叶峰等人都是错的。这就是查尔默斯的观点。
在理解心灵的问题上,还存在着很多截然不同的立场。比如“泛心论”。什么叫“泛心论”?有些人会认为天地万物都有“心”。他们认为,从人到植物,从低级动物到高级动物,心是一种程度,并不是说“有心”或“没心”,而是它们有百分之多少的“心”。
还有一种观点更简单,我们称之为“唯心论”。从极端“唯心论”到“泛心论”到身心二元论到物理主义,我们会发现关于心灵的看法很多。但在当代的讨论里,侯世达和查尔默斯所代表的两派是比较主流的看法。
只有把人类大脑的图景画出来,我们才能去建立类人的人工智能
梅剑华一直强调算法是有问题的,不完备的,但小庄认为,我们除算法也别无选择。我们确实没有完美地理解“我”是从哪里产生的,或意识是如何建立的。我们要认清自我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这当中很多观点和想法,都是这个大厦建设当中的某个部分,或是某个形成关键突破很重要的部分。
我们该如何理解人类大脑中上千亿的神经元?如果我们能把这样一幅图景画出来,我们才能去建立类人的人工智能。但这项工作特别难。人类基因组计划耗费了全世界科学家十年的努力才完成。他们要面对的只是三十亿个碱基对,而研究大脑要面对上千亿个神经元,他们的互相连接是指数级的。所以我们需要等待。
但是,像自我是什么这样的话题,始终可以被拿出来讨论,时代和科技的进步是讨论的基础。像自由意志,自我这样的话题,从物理的角度被认真的探讨应该可以追溯到1943年的《生命是什么》。虽然这本书没有什么新知识,但是它把一些基本的框架都提了出来,包括统计学如何在生命中起作用。为什么这个世界需要那么多的原子和粒子才能构成物体,为什么这么复杂?其实很好理解。只有在这么巨大的数量下,统计学才能起作用。如我们所看到的磁体的现象,如果我们放大去看,我们会发现,磁铁里并不是所有的原子都按照磁极分布的,在南极的一部分的原子可能是朝北的。但是在整个大的层面上,南极是朝南的,整个磁体才会呈现出这样的磁性。
《生命是什么》,作者:埃尔温·薛定谔,译者:张卜天,出版社:商务印书馆,2014年12月
人的思维会不断地跳跃,这是人和人工智能最大的区别
邹鹏程认为,人工智能并没有那么复杂,它和计算器一样只是工具,能放大他的智能,但它不会取代他的大脑。
侯世达认为人类思维中类比是很重要的。邹鹏程觉得,类比这个词有点淡,可以换成联想。因为联想有许多层次,它的特征是跳跃的。人的思维不断地跳跃,是人和人工智能最大的区别,这也是我们不用特别担心人工智能的原因。
梅剑华也表示赞同。在生活当中,类比论证可能比逻辑论证更重要。比如说,我们如何知道今天的自己和明天的自己是同一个人呢?最早讨论这个问题就来自于类比论证: “忒修斯之船”——请想象一下,一艘海上航行的船,其船身的木板逐步被新的木板替换,直至最后被完全替换,那么现在这艘船还是原来的那艘吗?这个例子跟侯世达讲的 “意识上传”的例子是类似的:如果把你的所有数据都上传到云端,那么云端的那个你是不是原来的那个你呢?
梅剑华认为,我们现在经常区分强人工智能和弱人工智能,其实我们根本无法模仿人的意识或情绪。有人认为,强人工智能我们是达不到的,但弱人工智能可以实现,但哥德尔就会说不可能。而Judea Pearl则会说,人跟机器如果有关键性区别的话,那就是人有一种因果性推理的能力。因此他曾尝试为因果推理建立了一个数学模型,但谷歌现在不给他投钱了,这使得这项研究面临着许多困难。
而除了因果之外,类比也是人理解世界和与人交往的一个基本方式。有时候在禅宗里面,经常会有所谓的“一句禅”,我们从中悟出些什么。这里面就有类比和因果的联系,我们的思维在当中进行跳跃。在科学哲学里面,类比也是一个很重要的话题,甚至在心理学里面,比如联想作为类比的一种,被分为图像式的联想、概念式的联想或者结构式的联想,都是很重要的议题。
因此,虽然梅剑华对人工智能的未来是乐观的,但从理论的层面来看,梅剑华对人工智能是悲观的。因为哲学家所定义的类人的人工智能是无法实现的:不仅是因为技术原因。即使技术水平达到了,人也会为自己保留一定的特权。不过,梅剑华觉得这种悲观的态度也无所谓,因为它和我们现在做的人工智能关系不大。
机器没有意识,是因为它没有生物基。饣岵换峁谌死嘀行闹饕澹军/strong>
梅剑华提到,有一种观点认为,机器是没有意识的,因为它没有生物基础。从另一方面来想,这样会不会过于人类中心主义了呢?机器没有生物基。撬且灿锌赡苡昧硪恢址绞皆诶斫庾盼颐。在语言哲学里,什么是理解的条件?其中一个条件就是,我要把你所说的话当作真,否则我无法跟你交流。此外,我还需要一个条件,就是“宽容原则”(the principle of charity),即你所说的话不仅要前后一致,还得有所论断,无论是肯定还是否定,这样我才能理解你。其实机器也能做到这些。
小孩子学语言,究竟怎么样才算是掌握了一门语言呢?这个问题现在依然没有定论。在语言理解最浅显的层面来说,人和机器其实没有什么差别。哲学家约翰·塞尔有一个非常有名的“中文屋”思想实验:你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所在的房间里堆满了篓子,篓子里都是中文符号,还有一本使用手册。你虽然看不懂中文,但可以看懂使用手册。突然间,有人从门缝递进来一张字条,上面写着一个中文符号,你翻看使用手册时,发现里面写道:“当你收到这个中文符号,就把另一个特定的中文符号递出去。”于是,你就照做了。很快,你就把整本使用手册都背了下来,不管接到哪个中文符号,都可以很快地把对应的符号再递出去。这样一来,虽然你并不懂中文,但你所做的事情和懂中文的人没有两样,因此房间外面的人也会相信你是懂中文的。同样的,如果你就是一台机器,那么你就通过了图灵测试。但是,我们依然会认为,机器确实是不懂中文的。梅剑华认为,这就是人类的“我执”。
哲学家约翰·塞尔
随着人和人工智能接触越来越多,人反而会不会变得像人工智能?
现场有观众提问,我们都在讨论怎么样把人工智能做得像人,但随着人和人工智能接触得越多,人会不会变得更像人工智能?人类的自我会不会渐渐消失?
邹鹏程作为工程师,因此对这个问题相对乐观。他认为,人工智能所暴露出来的问题,最终还是要依靠人去解决,甚至要依靠哲学家,要依靠文明和法律解决。所以他不担心人会因为人工智能而改变,因为我们不会像机器一样四处乱学,而会有一个方向性。这是因为人类文明延续下来的伦理。
梅剑华认为,我们会发现,我们待人方式和我们的孩子辈就不太一样。因为他们更独立,更愿意和机器打交道;机器也开始变得像人,这个鸿沟只会越来越小。1998年,查尔默斯和另外一个认知科学家安迪·克拉克合写了一篇论文,叫“Extended Mind”(《延展心灵》),里面说,我们的心灵不是在大脑里面,我们的心灵延展到环境,其中手机就是延展的一个重要的部分。我们的认知不光靠大脑,还要和环境互动。
而关于我们的自我是否会逐渐消失,梅剑华的想法是不会的。他认为,我们塑造自我的方式只会变得不同。新的时代有新的自我。我们和机器人接触,会多一种塑造自我的方式。比如说,以后人和机器人有可能谈恋爱,这也是一种塑造自我经验的方式。即使你对机器人的爱不会完全像对人一样,但梅剑华认为这只是量的变化而不是质的变化。
自我是在不断流变的,我们很难划出自我的边界在哪。我们的手机让我很有自我感,但没有了它我们也能活下来;甚至于没了手或腿我们也能活下来,所以我们很难划出自我的界限。但是我们有自我感,我们根据这种自我感去筹划我们的人生。这在任何时代都是一样的。因此,我们并不会因为人工智能的到来而丧失自我。
作者:新京报记者 徐悦

  根据英国《自然·医学》杂志8日在线发表的一篇论文,一款人工智能在接受上万张真实患者面部图像训练后,能够以高准确率识别罕见的遗传综合征。科学家同时强调,由于个人面部图像是敏感但易得的数据,因此必须小心处理,以防该技术的歧视性滥用。

  时间表也已经给出。

人工智能提高司法审判和行政工作效率。将现有的法律法规和法律文献以及判决文本储存在电脑当中,是目前为止非常安全的手段。人们通过计算机的记忆和文字搜索功能翻阅资料,节省了人们的大量时间。计算机系统还弥补了人类的记忆力不足和文字检查不正确等问题,这同时省去了律师查询文件的劳动和解决问题的推理活动。这些都依靠人工智能计算机系统完善的推理代码以及处理大量数据的功能。律师可以通过计算机系统对数据进行统计分析,推算出最好的法律解决方案。在律师接到一个新案例之后,就可以利用人工智能计算机系统对案件进行统一分析并给出合理的意见。计算机系统可以对逻辑程序,交易记录,日常消费,人口籍贯等方面进行行政化管理。所以说人工智能的崛起必然能提高司法的审判和行政工作的效率。

  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人工智能创业领域存在一定的浮躁现象。有些年轻人学了三个月的人工智能课程,就敢去开一个公司。这客观上有人工智能人才短缺的因素,但这种创业公司遍地开花的现象也容易形成低水平发展泡沫,浪费人力和社会资源,也会进一步导致年轻人不愿意去深究技术。

  人工智能不只是一项技术,而是多种技术的结合,包括自然语言处理、机器学习(让机器从信息中获取经验并识别模式)、决策系统(让机器做出最优决策)。这些技术让机器可以像人一样去感知,理解,并做出行动。

报告同时指出,国际性流动与合作的模式表明,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研究工作相对孤立。2017年,印度是仅次于中国和美国的第三大人工智能科研产出国。

  人工智能不只是一项技术,而是多种技术的结合,包括自然语言处理、机器学习(让机器从信息中获取经验并识别模式)、决策系统(让机器做出最优决策)。这些技术让机器可以像人一样去感知,理解,并做出行动。

报告数据来自爱思唯尔旗下的数据库及平台,包括Scopus数据库、Fingerprint引擎、PlumX平台及律商联讯的TotalPatent数据库等。报告还参考了一些公共数据信息,如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指数报告、kamishima.net及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提供的数据集等。

图表1:2018年部分人工智能融资事件
  国家政策作为产业发展的催化剂,也为人工智能的发展助力。近年来,多项有关人工智能的政策出台,为行业带来了及时雨。其中,2018年11月,工信部发布的《新一代人工智能产业创新重点任务揭榜工作方案》则提出,到2020年,我国在关键技术、计算能力、通信能力、车辆智能化平台相关标准等领域都将达到或接近国际先进水平。

  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经济飞速发展,其中科技创新的贡献不可小觑。在人工智能发展如火如荼的今天,中国人工智能的企业数量已经成为全球第二,截止2018年上半年,企业数量达到了1011家,总数为美国的一半。另外,北京也成为全球人工智能企业最集中的城市,截至2018年6月,位于北京的人工智能企业数量为395家,随着首个人工智能产业园的建设,以及一系列的开放补贴政策,未来,企业数量仍将快速增加。

  

  中国人工智能学会副理事长谭铁牛院士认为,在人工智能发展过程中,一定要理性分析发展未来,理性思考发展目标和发展路径,从而务实推进并确保人工智能健康可持续发展。

我总结了目前北京市属高校、医院等一些重要单位的网络安全防护能力的三个“缺乏”:一是缺乏必要的防护技术手段;二是缺乏专业的安全人员;三是缺乏统筹联动机制,导致各市属重要机构网络安全防护手段“碎片化”。

  王海峰认为,人工智能的务实,也表现在结合场景的系统性创新方面。比如无人车、智能家居等应用场景,各有特点、各有特定问题和特殊的数据,需要通过踏踏实实地解决场景内的问题,才能最终做出一个好的应用。

  培养有科学素养的工程师

Intelligence,简称AI)是研究使用计算机模拟、延伸和扩展人的智能的理论、方法和技术的新兴科学。作为计算机科学的重要分支,人工智能发展的主要目标是使计算机能够胜任需要人类智能才能完成的复杂工作。人工智能在商业、金融中的发展运用更是重中之重,国外科技巨头公司包括谷歌、微软、英特尔、FACEBOOK、IBM等重点研究人工智能的核心算法,并在应用层全面推进人工智能商业化。目前,中国人工智能市场规模正在快速增长,预计2018年将达到381亿元。《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预计:我国2020年人工智能核心产业规模超过1500亿元,带动相关产业规模超过1万亿元。赚钱是商业行为的最终目的,而当金融遇到人工智能后,赚钱的能力逐步可以通过大数据、精准计算以及人工智能的手段,变得稳定而精准。竞彩亦是如此。人工智能的飞跃式突破,不仅体现在高端的金融领域,更是融入到了人们日常生活中的各种商业行为及交易活动。科技与日常生活的融合,成为了一种不可逆的发展潮流,给人们的工作和生活方式带来了极大的便利!人工智能,使用更复杂的技术来代替人脑决策,通过在数据库中检索分析,建造模型。这些不是重复的任务,而是需要基于复杂的算法和机器学习做出判断,可应用于预测未来、做出科学的决策。网易红彩所推出的人工智能产品正是基于数据的分析和科学建模来预测比赛,从而做出科学的预测。“红彩指数”红彩指数是网易红彩最新的人工智能产品,是基于等级分模型开发出来的数据产品,通过分析各国联赛近10年几万场比赛,最终设定模型的最佳参数,把球队的真实实力数值化,然后动态的计算出每一场比赛的真实赔率。通过比较博彩公司所开的赔率与真实赔率,为彩民找到有价值投注的比赛,大幅度提高盈利水平!另一款人工智能产品“五星指数”

2019年1月10日,周中足彩比赛火热进行,在结束的一场南非超比赛中,华特斯0-2负于凯萨酋长,网易红彩的人工智能产品--红彩指数准确命中,本场比赛的奖金指数也达到了3.75,跟投的彩民赚到手软,近来的人工智能关于足彩迎来一波爆发,红彩指数与五星指数携手命中了15场比赛。
目前亚洲杯正在火热进行中,相关比赛也是近期的热点,此前国足2-1艰难逆转吉尔吉斯斯坦,网易红彩的前国脚专家团队5个名成员全部命中本场高赔让球平,除此之外红彩专家、著名足球评论员张路,驻前方的马德兴、宋承良等专家均全部命中,明天国足将迎来小组赛第二场比赛,是否提前出线本场至关重要,足彩应该如何投注?网易红彩拥有亚洲顶级的专家团队,其中更是有前国脚组团坐镇,02世界杯国足队长马明宇、最强一届国足中场核心彭伟国、前国足锋线杀手李金羽与韩鹏,中国小贝徐亮,都将对亚洲杯的比赛做出解析,感兴趣的彩民朋友千万不要错过,亚洲杯足彩怎么买?国足前景如何?快来网易红彩看看专家是怎么说的。周末足彩比赛来袭,每个周末,网易红彩的两款人工智能产品---红彩指数与五星指数都会命中20+的比赛,对于明天的足彩,红彩指数已经率先做出了分析预测推荐,多场具有盈利价值的比赛已经推荐给了红彩粉丝,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登陆网易红彩APP进行查阅。随着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和人工智能等新科技的迅速发展,整个社会迎来了全新的时代。在新时代的潮流里,人工智能的发展尤为突出。人工智能(Artificial

  信达澳银投资总监王咏辉先生多年来一直走在量化投研的最前沿,他对多因子选股模型体系有着深刻的认识。常规的多因子体系是将股票的分析分解到估值、规模、成长性、情绪、一致预期等多个因子维度上。

网络安全是整体的不是局部的,所以我们必须要把重要的计算机系统、网络系统连接成网,形成一个共同抵御的态势。比如把92所高校的互联网出入口流量统一起来,组成一个高校统一的网络防护体系,就能在节约人力成本和地方投入的同时,利用大数据技术,及时发现和消除网络威胁。这是我今年关于建设北京市属重要单位卫戍工程提案中的一个核心内容。

  根据英国《自然·医学》杂志8日在线发表的一篇论文,一款人工智能在接受上万张真实患者面部图像训练后,能够以高准确率识别罕见的遗传综合征。科学家同时强调,由于个人面部图像是敏感但易得的数据,因此必须小心处理,以防该技术的歧视性滥用。

图表1:2018年部分人工智能融资事件
  国家政策作为产业发展的催化剂,也为人工智能的发展助力。近年来,多项有关人工智能的政策出台,为行业带来了及时雨。其中,2018年11月,工信部发布的《新一代人工智能产业创新重点任务揭榜工作方案》则提出,到2020年,我国在关键技术、计算能力、通信能力、车辆智能化平台相关标准等领域都将达到或接近国际先进水平。

  一些大学已经设立了人工智能学院,比如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中国科学院大学、重庆邮电大学、国防科技大学和南京大学等。

  谈及我国人工智能发展前景,有院士坦言,国外的学术界、企业界同行都衷心称赞中国的人工智能应用、商业前景走在世界前列,但对人工智能前沿关键技术例如下一个人工智能基础算法的突破是否会在中国,他们并不乐观。

  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经济飞速发展,其中科技创新的贡献不可小觑。在人工智能发展如火如荼的今天,中国人工智能的企业数量已经成为全球第二,截止2018年上半年,企业数量达到了1011家,总数为美国的一半。另外,北京也成为全球人工智能企业最集中的城市,截至2018年6月,位于北京的人工智能企业数量为395家,随着首个人工智能产业园的建设,以及一系列的开放补贴政策,未来,企业数量仍将快速增加。

  中国人工智能学会副理事长谭铁牛院士认为,在人工智能发展过程中,一定要理性分析发展未来,理性思考发展目标和发展路径,从而务实推进并确保人工智能健康可持续发展。

随着AlphaGo战胜人类围棋世界冠军,人工智能成为人们广泛关注的领域。虽然只是人与机器在棋盘上的较量,但是AlphaGo的能力让人意识到,人工智能可能正在慢慢超越人类。语音识别、图像识别、无人机、无人驾驶汽车,人工智能不断地对各个行业产生变革性的影响。

  “《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提出2030年成为世界主要人工智能创新中心,实现这个目标,要解决的最大短板就是原始创新能力包括理论和方法上的突破。”中科院自动化所所长、中国科学院大学人工智能学院院长徐波说,从技术层面看,国内绝大部分的高科技企业还没有像国外的科技企业一样开展基础研究,去打造从基础研究到芯片再到应用的生态链。

  时间表也已经给出。

李杉 夏乙 编译整理
量子位 出品 | 公众号 QbitAI
人们说,人工智能会带来风险,人工智能产业要促进,人工智能需要监管,人工智能军备竞赛愈发激烈。
他们还说,人工智能人才非常非常短缺,年轻人,如果你想入行……
深度学习教父Geoffrey Hinton的建议,值得一看。在一份访谈中,他面向想做人工智能研究的年轻人,给出了一些忠告。当然,前边所说的风险、监管、产业等等问题也都有谈及。
这份访谈,来自马丁·福特(Martin Ford)新书,《智能缔造者:人工智能开发者口述真相》(Architects of Intelligence: The Truth About AI from the People Building It)。
Hinton认为,年轻人如果读个硕士然后就直接进入工业界,对研究是不利的。这样的人提不出全新的想法,学界应该留住那些受过良好教育的研究生,他们需要坐下来,思考几年才行。
他也鼓励年轻人批判地看待基础理论、挑战基本假设,也要在认为大家想法都错了的时候,坚持自己的直觉。
以下,是《智能缔造者》中节选出来的这段访谈:
福特:我们来谈谈人工智能的潜在风险。有一个具体挑战是对就业市场和经济的潜在影响。你是否认为所有这些都可能引发新的工业革命并彻底改变就业市。咳绻钦庋,我们真的需要为此担忧,还是说这可能又被夸大其词了?
Hinton:如果你能够大幅提高生产力并提供更多好处,那应该是一件好事。
它是否是一件好事完全取决于社会制度,根本不取决于技术。人们却在研究技术,就像把技术进步是一个问题一样。
问题在于社会制度,在于我们是否会建立一个公平分享的社会制度,或者说,我们的社会制度会是公平的,还是会让所有进步集中体现在1%的人群身上,然后把剩下的人看得一文不值。
这与技术无关。
福特:那么问题就来了,因为很多工作都会消失——特别是可以预测,而且易于自动化的工作。社会对此作出的反应是为这类人提供基本收入。你同意这种做法吗?
Hinton:是的,我认为基本收入是一个非常明智的想法。
福特:那么,你认为需要通过政策来解决此事吗?有些人认为我们应该让事情自然发展,但那似乎不负责任。
Hinton: 我搬到加拿大是因为这里税率较高,因为我认为正确的税收是好事。政府应该做的是建立各种机制,以便当人们出于自身利益行事时,也会帮助到每个人。高税收是一种这样的机制:当人们致富时,其他人都会获得税收的帮助。
想要确保人工智能让每所有人都受益,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我当然认同这种观点。
福特:你对其他一些跟人工智能有关的风险怎么看?比如武器化?
Hinton:是的,我对普京总统最近所说的一些事情感到担忧。
我认为人们现在应该采取非常积极的措施,努力让国际社会以对待化学武器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态度,来对待那些不需要人类参与就能杀死人类的武器。
福特:你是否赞成暂停某种类型的研发?
Hinton:这种类型的研发不会暂停,就像神经毒剂的发展也没有暂停一样,但的确有一套国际机制来阻止它们被广泛使用。
福特:除军事武器外,你怎么看待其他风险?是否有其他问题,比如隐私和透明度?
Hinton:我认为有,用它来操纵选举和选民非常令人担忧。剑桥分析由Bob Mercer成立,他是一名机器学习研究人员,你已经看到剑桥分析造成了很大的破坏。我们不得不认真对待。
福特:你认为有监管空间吗?
Hinton:是的,需要很多监管。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但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所以谈不了太多。
福特:你怎么看一般的全球军备竞赛?你认为不应该让一个国家遥遥领先领先其他国家吗?
Hinton:你所谈论的是全球政治问题。
很长一段时间,英国是一个占主导地位的国家,但他们表现得不是很好。
然后就是美国,他们表现得也不是很好。
换一个国家主导,我也不指望他们会有很好的表现。
福特:你认为我们应该采取某种形式的产业政策吗?美国和其他西方政府是否应该关注人工智能,并将其作为国家重要发展方向?
Hinton:技术将迎来巨大的发展,如果一个国家不努力追赶潮流,它肯定是疯了。所以很明显,我认为应该有很多投资。这在我看来似乎是常识。
福特:总的来说,你对这一切感到乐观吗?你认为人工智能是利大于弊吗?
Hinton:我希望利大于弊,但我不知道最终能否如愿。这是一个社会制度问题,而不是技术问题。
福特: 人工智能人才短缺,大家都在招聘。对于想要进入这个领域的年轻人,你有没有什么建议?你能否再提一些建议来吸引更多人,让他们成为人工智能和深度学习方面的专家?
Hinton:我担心为基础理论挑毛病的人不够多。
我提出的“Capsules”(胶囊网络)的想法就是想说,也许我们现在做事的一些基本方法并不是最好的,我们应该抛出一张更大的网。我们应该思考一些非常基本的假设有没有替代品。
我给人们的一条建议是,如果你的直觉告诉你,人们在做的事情并不对,而且可能有更好的方法,你应该遵循你的直觉。
你很可能是错的,但是除非人们在思考如何彻底改变事物时遵循直觉,否则就会深陷其中。
还有一点担忧,是我认为新思想最富饶的来源是在大学中接受过良好教育的研究生。他们可以自由地提出真正的新想法,他们学到的东西足以让他们不再单纯重复历史,我们应该留住这些人。
获得硕士学位然后直接进入工业界的人不会提出全新的想法。我认为你需要坐下来思考几年。
福特:加拿大似乎成了深度学习中心。这是偶然事件,还是说加拿大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起到了帮助?
Hinton:加拿大高级研究院(CIFAR)为高风险领域的基础研究提供资金,这非常重要。
还有很多事情有运气成分,比如Yann LeCun(他曾经短暂当过我的博士后)和Yoshua Bengio也都在加拿大。我们三个人可以形成非常富有成果的协作,CIFAR为这种合作提供了资助。
那时,我们身处一个充满敌意的环境中感觉有点孤立——深度学习的环境直到最近才变得友好起来——所以获得这笔资金给我们很大帮助,让我们可以用很多时间召开小型会议,展开相互交流。在那里,我们可以真正分享尚未发表的想法。
One More Thing
在《智能缔造者》这本书里,还有很多AI领域名人的访谈。
比如和Hinton并称三巨头的Yoshua Bengio、Yann LeCun,著有人工智能经典教材的伯克利教授Stuart Russell,让马斯克对人工智能产生兴趣和恐惧的牛津大学哲学教授Nick Bostrom,还有我们熟悉的李飞飞、吴恩达、DeepMind创始人Demis Hassabis等等,共23人。
中文版目前 目前人工智能已经成为了全球关注的焦点,很多企业已经开始涉足到这个领域当中,所有人都想要赶上这波潮流,成为最先领到那桶金的人之一。于是乎,可以看到这个技术,在很多方面都开出了花。最主要的就是无人化,超市已经开始不再用店员,而是全自动的智能管理。你刷卡进去以后,可以随意拿任何想要的东西,会有设备自动记录下来,然后自动帮你结账,全程你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也几乎看不到店员。那么无人驾驶,更是成为了其中的重点。自动化的超市已经发展出来,跟车辆结合,只要你在家点了APP,想要购物。那么会有无人驾驶的汽车,带着超市里的各种商品,自己开到你家门口,让你挑选。对很多司机来说,夜间驾驶,不仅让人疲劳,还会增加很大的风险,那么一旦货运卡车等开始使用无人驾驶,设定好一切即可,再也不必担心出现任何的交通危险。已经有卡车公司,公布了自己的发明,并且已经有十一辆车,在过去很好地完成了人物。他们每天安全地行驶在三条固定的运输线路上,为客户做出了良好的服务。他们也表示将会继续开拓线路,在今年增加车队的容量,提高到四十台。因为过去的优质运营,客户也增加了,还多了一条新的路线。而北京的公交集团,也跟英特尔的子公司mobileye和北太智能签订了合作协议,或许会从明年开始,逐渐实现公交没有司机。北京公交集团,属于目前全球最大的公交公司,主要负责的就是首都的客运服务等各方面业务。而北太智能,在公共交通、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方面,有着丰富的处理经验。至于mobileye,则更不必担心,它已经是比较成熟的公司了,在自动驾驶方面,已经做过好多年。在硬件上,它们的自动驾驶套件,可以让车辆实现完全的自动驾驶,从摄像头到方方面面都可以。不仅能够让系统拥有堪比人类的反应能力,机器的敏感度也很高,避免任何事故的发生。当然了,合作不过是开始,彻底推广开来还需要很长的时间。很多人对于新事物的接受能力不是特别强,会担心这种没有人驾驶的汽车,能不能保证安全。不过随着人口的减少,将来很多地方,减少人力的使用,更多的让智能取代人工,是一种全世界的大趋势。很多国家在司机上面,都有着巨大的缺口,这个缺口如果只想等着人类来填补,已经是不可能的了。那么为了减轻负担,增加为百姓服务的设施,使用无人驾驶,是一个必要的过程。对于环境的保护,也是一种巨大的进步。也许现在还有人在排斥,不过等到几年以后,当AI成为人们生活中必须的一部分,那么我们登上没有司机的汽车,并且当成很平常的事,也不会是远的。

  在政策的大力支持下,2014-2017年中国人工智能市场规模不断攀升。2017年,中国人工智能市场规模已经达到152.1亿元,同比增长51.2%,按这样的发展速度,2018年,中国人工智能市场规模将达到283.2,亿元,同比将增长56.6%。

责编:

相关新闻

热点推荐

热点关注

视频新闻

  1. 玩北京赛车pk10总是输2013年09月17日
  2. 香港六合彩开奖2007年07月12日

热点排行

  1. 时时彩计划2012年08月18日
  2. 玩彩票输的倾家荡产2010年12月14日
  3. 玩红包输的倾家荡产2009年09月28日